菊子_酱

把lof下回来了……

该怎么说好呢……第二季前19集我真的都快失望透顶了,失望到都有点觉得自己买个抢先看简直就像个SB一样……有那0块钱我还不如去买10根冰棍。我去安利身边的妹子,但是感觉她们看完之后也在用一种看SB的眼神看我……搞得我都想放弃了。不过看第二季的最后一集的时候突然觉得10块钱花的太值了!比买20根冰棍都值!第二季也是用最后一集力挽狂澜,也不晓得算不算七创社的特色,其实最后一集的时候我也基本使用吐槽的心思去看的,哇XXX又摔了,好惨好惨好惨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(ಡωಡ)hiahiahia!哇XXX终于放技能了,原来你还记得自己有技能啊!哇XXX人生赢家!哇迷宫星五基佬_(:з」∠)_!哇XXX蹦出来啦,五行大山压不住你~蹦出个孙行者~(唱)(●°u°●)​ 」!再后来就是完全不知不觉被带入了剧情之中,说真的,进度条长就是好,不像前十几集还没来得及入戏就完了,不管怎么说这最后一集的有用信息很多,也算是对罗德烈的剧情做了一个收尾,但不得不说前期铺垫很多,最后罗德烈的结局也算是意料之外但情理之中了,好吧ヽ(  ̄д ̄;)ノ我承认我有掉入了七创社的坑,第一季的伏笔还没解决,这最后一集又买了好多伏笔,这编剧莫不是师承三叔?在最后导演说编剧智商不够→_→也是不够,剧情是硬伤,硬伤,硬伤!不过果然……不看到之前的坑被填上就浑身难受……第三季我还是会追……也许还会氪氪氪,买买买,目前为止也后悔过,但是至少现在,此时此刻的我并不后悔!没办法生活总是伴随着磕磕绊绊。最后一句:我和金在梦里已经结婚了,在梦里我们是受法律保护的!(buni

【金厨X金】寒夜

意识流……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,可是看到那么多太太退圈,忍不住想写点东西,我喜欢金,特别喜欢,真的,他是全世界最美的珍宝,我的垃圾文字描绘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好qwq
他爱这这个世界,我希望他能被世界善待,而不是去承受世界带给他的恶意。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  寒冷的冬夜,四周灯火通明,整条街道都被染上了喜庆的红色,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脸,似乎都在期待着美好节日的到来。
  一位女孩静静坐在站台前等着夜晚的公交车到来,女孩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,试图抵御冬日的寒风,可是由于出门匆忙忘带了围巾和手套,女孩的脸蛋早已被动得红彤彤的。
  一阵寒风吹过,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,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出门时的匆忙。
  这时候一个穿着白色卫衣的男生也走到站台下,他带着连衣兜帽,穿着黑色裤子,还带着一条长长的金色围巾。
  男生依靠在站台旁――女孩的不远处,那还算宽大的兜帽以及浓重的夜色遮住了男生的脸,只是隐约能看到灯光下那闪着光芒的金色发丝。
  “要走了吗?”男生突然开口问到。
  女孩稍微愣了一会儿,点点头:“嗯,该走了,外面太冷了。”
  这时天空突然零零落落飘落几片白白的东西,男生伸出手来接住一片,只见那细小的冰花在掌心中满满融化。
  男生吸吸鼻子,声音变得有些沙哑:“是啊,太冷了。”
  男生摘下围巾围在女孩得脖子上,稍显亲昵地在女孩额头上落下一个吻:“无论在哪里,都要开开心心的。因为你笑起来的样子最好看了!”
  女孩的眼中映出了男生那张略带傻气的笑脸,以及那仿佛承载了全世界所有美好事物的湛蓝色眼睛,竟有一滴泪水忍不住从脸颊滑落。
  她张了张嘴,似乎还想说些什么,但是那辆末班车已经来了。最终她还是什么也没有说,转头走进车里。从车窗眺望着外面那个还在笑着的男孩,突如其来的寒风刮掉了他的兜帽,他的嘴巴一张一合,在对着女孩重复着同一句话……
  【谢谢你,最喜欢你了!】

12集安莉洁终于和金宝见面了~开森(ღ˘⌣˘ღ)
对于一个带了all金滤镜的人来说这集简直就是安莉洁→金←凯莉的修罗场!٩(๑^o^๑)۶
凯莉小姐给金宝出的送命题233333333

瑞哥,嘉总债见,我去吃爵金了→_→

啊!玉子太太的all金本到了!幸福到升天👼

丹金股也涨了一些,丹金久违的互动,两个人的眼神超赞(≧▽≦)
还有金宝的包子脸~!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被萌到升天👼

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这集太爽了,凯金,艾金,帕金股一起涨,我滴妈!终于等到你,还好我没放弃啊!

【all金all】约[哔……]大作战

本来不打算发的,但是这两个片段一直盘旋在脑子里,搞得我根本睡不着啊啊啊啊啊啊啊!所以……为了明天的工作效率……我还是撸出来吧……

前情提要在这里:http://kdjjuzijiang.lofter.com/post/1e806163_116375cb

作为萌新不是很会玩lof,不晓得怎么向大佬那样把链接发的辣么高大上≧﹏≦

emmmmmm应该会有ooc吧……不过我尽力避免了,真的(。・ω・。)看看我真诚的小眼神!

虽说是攻略但有格瑞暗恋金的前提。艾比小姐完全就是明恋了,最容易攻略的两个人hhhhh

不太分的清楚这到底算all金还是金all,于是打了两个标签(求别打≧﹏≦)

以及……好像是没什么其他要注意的了吧……

感谢看我没用的叨逼叨到这,如果以上都能接受(ntm好像就写了三个注意事项)

go!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艾比场合――令人窒息的自我攻略

  “啊~!我的白马王子殿下真的好帅啊~!果然!及使变成男人也无法阻止只我对王子大人的爱意~!”艾比看着偶然路过两人面前的金,眼睛已然变成了桃心的形状。

  “噫!老姐你……”

  【嘭!】

  “……老姐你怎么变回来了?”

  “嗯?我不知道啊⊙ω⊙”


格瑞场合――刚刚突破心理防线准备以女孩子的身份向对方告白,却突然变回了男人(格瑞:MMP)

  “格瑞,你别怕。不就是变成女孩子了嘛!没有力量了也没有关系!以前都是你在保护我,现在换我来保护你。相信我!我会努力变强,然后保护你一辈子!”

  格瑞看着紧紧握住自己双手,向自己许诺着一辈子的金,心中不免有些动摇。也许……以女孩子的身份就可以呢?不必再压抑着自己的感情,小心翼翼的,生怕越过那条线之后不管是自己,还是金都不可能再回到从前了。那么……如果是作为女孩纸身份的格瑞呢?是不是就有了能与金共度一生的资格了呢?

  这样想着,格瑞觉得自己再也压抑不住那种心情了,于是终于有了勇气开口说:“金,其实我……”一直都喜欢着你。

  【嘭!】格瑞变回了原本的性别,之前鼓起的勇气在顷刻之间烟消云散……

  “哇!格瑞你变回来啦!对了格瑞你刚刚想说什么?其实你……?”

  “……不,没什么。”果然还是算了吧。

记一个all金all的梗

最近从前几年的收藏夹里翻出了约会大作战的动画,觉得相当有意思,然后有看到某个太太做的凹凸性转模型,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,于是就想记一个约会大作战的梗:
  因为某种不明原因全员性转,力量逐渐衰弱,原本力量越强的人衰弱的就越快,然后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金并没有受到这次性转危机的影响(然而金骨骼清奇毫发无损,甚至连帽子都没掉……)。其他参赛者可以靠【被金攻略,金使其娇羞】的设定,变回原本的性别,恢复力量。
  emmmmm不知道啥时候会填坑……也许不会填……如果有大佬感兴趣的话,可以拿去撸文,用之前跟菊子说一下就成,菊子没意见的~嘿嘿嘿~
  emmmmm也不清楚这算all金还是金all,就都分别打了标题→_→

【双金】你可以试着让我消消气吖~(笑)

【双金】你可以试着让我消消气吖~(笑)

≧﹏≦看了B站玉芽大大的一个手书突然想撸一发

文笔很渣……ooc可能有,但我尽量避免了Q_Q

lof处女文献给双金⊙ω⊙

以及,金是天使!我爱他!\^O^/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  金遭遇了危机,很大的危机,他这次离开小队独自出来狩猎,尝试着熟悉自己的元力技能。

  金知道自己迟到两个月已经被其他参赛者落下好远,他不想脱累紫堂、凯莉他们。但让金没有想到的是,这次单独行动居然碰到了其他的参赛者小队。

  如果只是对付一两个人,至少金是可以成功逃脱的,可这次来的是6个人,他们死死地把金困在自己的包围圈中。一波又一波的元力技能冲击而来,这对于一个刚刚拿到自己元力技能的金来说,即使他再怎么骨骼清奇也不可能毫发无损了……

  突然,一个重击措不及防的砸在金的背部,金被锤倒在地,似乎是听到了脊椎骨错位的声音,不会吧,可恶……难道我要死在这里了吗?!开什么玩笑!我还没找到姐姐啊……

  然后又是一记重击,这一次砸在了金的胸口上,金被砸得喷出一口血,飞了出去,摔在几米之外的地面上。那参赛者小队的另外一个人冲上前去又在其腹部补了一刀,金抽搐了几下之后便一动不动了。

  “死了吗?”一个像是小队领导者的人问到。补刀的人还未来得及回答,便被突如其来的黑色箭头贯穿了身体,化作点点星光消散在丛林之中,只留下一枚灰色的元力种。

  小队的其中两名参赛者察觉事情不对,闪身想走,却不料被黑色箭头缠住了身体。两个人,一个被勒住胸腔窒息而死,另一个则是直接被捏爆了脑袋,白花花的脑浆混着血液向周围迸溅开来。

  剩余三人见到自己队友的惨状吓得瑟瑟发抖,不敢轻举妄动。然后他们便看到,原本理应断气的少年被黑色箭头簇拥着站了起来,只是头发不再是耀眼的金色,而是一种带着死气的苍白,瞳孔那美好的蓝色也早已消失不见,变成了骇人的赤色。

  “你们――把‘我’弄伤了。”白发少年倾斜着身子,歪着脑袋,以一种十分扭曲的姿势站立着。

  小队存活的那三人,颤抖着,猛地跪在地上,头压得很低,不敢再与这个恐怖的少年对视。

  其中一个人磕磕绊绊的道歉:“对……对对对……对不起!请……请……饶了……饶了我们吧!我……我们……我们……”还未等那人说完,黑色的箭头便折断了他的脖子,声音戛然而止,只留下另外两人沉重的呼吸声。

  白发少年咧开嘴,朝他们一笑:“嘿嘿~你们可以试着让我消消气吖~!”黑色箭头朝着他们涌来。于是那一夜的丛林里不断的有惨叫声传出,直到天空微微泛白,惨叫声才逐渐褪去。

  有人说惨叫声中隐约又传来一阵叹息:“真是的,不要总是把自己弄伤啊……金。我会很生气的。”

  “金,你怎了受了这么重的伤?”紫堂看着一瘸一拐回到驻扎地的金十分担忧。

  金挠挠头解释:“没什么,昨晚狩猎遇到了一点小麻烦。不过我已经解决了,没事的。”

  “可你的样子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没事啊!”紫堂拉着金帮他处理伤口自然知道金受得伤相当严重。

  “真的没关系啦!”那家伙肯定不会让我有事的,金看看正在为他包扎的紫堂心情愉悦的想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金:哎呀~!你别生气了嘛~!
黑金:哼~!